第三百一十四章 他已经想到了是谁

余生待你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沈邺上床睡觉了,睡着后,她就做了一个噩梦,今晚上那场bào zhà,就再次出现在她的梦里了。

    她大着肚子一直在逃,可突然间,一把冰冷的qiāng口就对准了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沈邺抬头看去,就见是顾军擎。

    梦里的她,在对顾军擎求饶。

    可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冷血,好像完全没听到她说了什么一样。她就眼睁睁的看到男人修长的食指拉动qiāng膛,对着她的肚子,连开两qiāng……

    后半夜,沈邺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瞅着天花板许久,也几乎忘了自己此时在哪儿。

    暖黄的灯光,打在她的脸上,看起来一片苍白和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良久后,沈邺隐隐的就觉得好像有一双炙热的目光,一直在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就移动了下视线,只见顾军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床尾那,貌似已经站在那,很久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的脸顿时就冷了下来:“你进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想起,这是我的房间。”顾军擎刚刚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女孩在做噩梦。到他想要去叫醒她时,沈邺已经自己醒来了。可是她的样子看起来很苍白,吓得他的脚步,一下子就定住了。

    本来他是打算今晚上绝对不会去打扰她的,只是现在看来,他走不开了。

    说完那句话之后,顾军擎就很干脆的坐了下来,床垫因为他的重量而微微凹陷了下。

    沈邺下意识就想起身,结果就被男人一手按住了,力度不够他,只好重新躺回床上。

    但她很生气很愤怒:“你到底想怎样?每次都在出尔反尔,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果然就不该对他再抱有任何期望的,沈邺现在很庆幸自己今晚上只是有了一时的心动,但并没有彻底的再次陷进去。

    顾军擎躺到沈邺身旁之后,就一手搂住了她的腰间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滚下去,顾军擎,你给我松开你的手。”沈邺一直在挣扎,可被他禁锢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之下,沈邺就低下头朝着他的臂膀,张嘴狠狠一口。

    她还没怎么咬呢鲜血就开始渗了出来,腥甜的味道迅速的蔓延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沈邺顿感一阵恶心,就松开了嘴。

    低眸看,只见他臂膀流的鲜血越来越多,很快就沾染了身下的床单。

    偏偏顾军擎还一脸的冷酷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。

    但沈邺还是隐隐的觉得很不对劲,她趁着男人皱眉的瞬间,就一把甩开了禁锢着自己的那只手,这一次自己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自由。

    沈邺起了身,看着沾了鲜血的床单,脸色不由得的就变得很凝重,目光也充满了慌乱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,就突然出了那么多血?

    沈邺正要去开口问他到底是不是受伤了。

    结果转眸一看,就看到男人的脸色,此时很差。

    恍然间,沈邺的心就乱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说着,沈邺就要去捋开顾军擎的衬衫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顾军擎就直接抽回了手,一声不吭的转过身去,背对着沈邺。

    但恰恰是这样,沈邺就更加的觉得奇怪了,便不折不挠的翻去了他面前,再次去搬他的手,他再次甩开她。反复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顾军擎的眼眸闪过了一抹玩味,“沈邺,你还说不在乎我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听到他这么说,沈邺顿时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呢。

    沈邺不再管他,回到了自己的那边睡下,并且也转过身去,两人互相背对着对方。

    沈邺是打算趁着他睡着的时候,再去偷偷看看他的手的。

    结果等着等着,自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旁边有顾军擎的关系吧,噩梦之后,沈邺就睡得很踏实,一夜无梦,第二天是自然醒。

    她醒过来的时候,身旁已经空空的。

    而床上的被单,也换了全新,一丁点的血迹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好像昨晚上自己看到的,只是幻觉而已。

    沈邺躺在床上,想了很久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许顾军擎真的没什么事吧?

    沈邺下楼之后,就见自己的父母,都坐在饭厅那,张姨经过楼梯口,见她下来了,就说:“赶紧过去吃早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沈邺其实挺不好意思让二老等自己的。

    吃早餐的时候,顾军擎不在,听张姨说,他一大早就开车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正就点了点头,说:“男人就该多赚钱养家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军擎年纪轻轻,那财产就已经富可敌国了。你看你,考古了一辈子,挖这个挖那个的,有积蓄吗?”沈邺的妈咪林喜晨开怼自己丈夫。

    她是比较护短的,即便以后沈邺跟顾军擎吵架了,就算确实是自己的女儿错,但她还是会无条件的站到自己女儿那。不像某些人,吃里扒外。不帮女儿帮女婿。

    沈正妻管严几十年,这会儿被怼了也是笑嘻嘻:“我这实话实说嘛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你也整天忙啊,钱呢?钱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沈正不够老伴儿说,干脆就低下头默默的继续吃早餐。

    沈邺边吃着饺子,边就偷偷的看去自己爸妈,她觉得他们两的相处是真好玩,互怼了几十年却又互相扶持了半辈子。她想,爹地妈咪在年轻的时候,一定是很相爱对方的吧?

    与此同时,至尊会所地下室。

    男人坐在一张棕色的真皮沙发上,俊美的脸庞,清冷如阎罗王。

    正在给他包扎的医生,不敢去看男人脸色,在轻轻发抖而专心致志的包扎着。

    生怕自己一个步骤出错,得罪了这位阎罗王。

    季铭是后来才到的,他刚刚去查了昨晚出事的那辆车,方才知道,在顾总离开的那段时间,车子被人安装了定时zhà dàn,而且那款zhà dàn只有在黑市才出现,但有钱也未必能买到。

    顾军擎这段时间设计让何静欣掉以轻心,继而引出她背后的那个男人来,便把他车子的备用钥匙给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所以不用特别去查,他已经想到了是谁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让季铭去查了一次。

    顾军擎潜意识里,还是不相信何静欣会变质的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她仍然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儿。但眼前的种种,却都在告诉他,何静欣是个心狠手辣的人。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