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8章:一点都没变

南三石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我靠,老哥,真的是你啊,不会真这么凑巧吧。”

    刘得铧非常兴奋的冲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胖子和郝旭也同样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陶夸山看他们一下子变得这么热情,刚刚的怒火好像又消失了不少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想到你们居然还喜欢来这里吃烧烤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七八年没有回学校了,刚好来中海出差,就想着来母校看一看,结果遇到了你们在这里吹牛逼。”

    “来,多年未见,咱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说着陶夸山拿着一个啤酒瓶怼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的四个人一阵头皮发麻,心里都在想着,要不咱们不喝酒,改为喝茶?

    陶夸山把瓶子放下后说:‘怎么不喝?’

    苏启苦笑着说:“陶哥,谁不知道你是曾经中海大学的酒仙,谁敢跟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少喝吧,酒嘛,保持脑袋清醒,适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陶夸山点头说:“大老板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”

    “苏启,以前在学校里面时候,我就觉得你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“总是静静的不怎么说话,可惜的是就是遇到了个不靠谱的女朋友,会耽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果然是这样,你看你一把那女人给甩了,你马上就一路高歌”

    “老哥没有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若是放在别人身上,肯定要引起桌子上几个人不太快乐。

    现在有几个人敢在苏启面前自称老哥的?

    但他们此刻非常放松,时光好像一下子回到了曾经一样。

    当时的陶夸山就显得非常的爷们,有那种东北人身上独有的耿直气质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现在每个人都在商界有这举足轻重地位,身边的一些人走着走着,落差大了,味道也变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老哥还一点都没有变,这点真的很难得。

    苏启笑着说:“每个人都会走过弯路不是,老哥,谢谢这么多年还在关注着我。”

    陶夸山摆了摆手说:“我能不关注吗,你在国外是个纯爷们,太他妈给我们长志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北那会,我没少吹牛逼,苏启以前是我小老弟,他们宿舍里面那几个家伙没少从我这里坑生活费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人相信,但这也改变不了事实啊。”

    胖子笑着说:“那是,要不陶哥你,我们他妈那时候要饿不少肚子,尤其是苏启。”

    “经常最后一个去食堂,因为食堂的饭菜卖到最后,一般都会打些特价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靠着刘得铧和你那里坑点钱过来开开洋荤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意外的遇到了曾经熟知的人,这无外乎是最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让他们宛如回到了那个学生的年代,简单的喝着酒,简单的聊着一些开心的话题。

    笑声落下后,刘得铧正色了几分说:“老哥,当年你毕业后就没有了音讯,这些年你都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陶夸山苦笑着摇了摇头说:‘找了一个老婆,然后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呗,你以为人人像你们,可以成为名动天下的大商人。’

    ‘咳,就是老婆没有找好啊,所以说这男人找的女人真的很重要。’

    “找的好了,你可以一飞冲天,找的不好了,搞不好还是禁锢你的笼子。”

    苏启说:“具体在干哪一行?”

    陶夸山说:“毕业后,家里找了点关系,做了一个普通的村官”

    “干了几年,运气不错,提升了上去,到了县城里面又干了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,你们几个小子突然一下崛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淡定了,我草,这几个是我的小学弟啊,我做学长的总不能落后太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我就去了一个水果贸易公司,这次来中海是来见一个东南亚那边供货商的。”

    刘得铧愣了下:“卖水果,我去,老哥,不会这么凑巧吧,我现在就是在做水果生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个公司,搞不好我还认识,尤其是东南亚的几个水果贩子”

    陶夸山大笑着说:“绿叶水果,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刘得铧抓了抓脑袋:“绿叶水果,好像哪里听到过,但又好像不太熟悉,规模应该不是很大吧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公司上下加起来也就十来个人,我就专门负责对接一些供货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鍀铧,刚我在边上听你吹牛逼,说你在非洲准备拿下五千顷土地,这事情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假。”苏启笑着说:“人家都把土地给送到他跟前了,他还在纠结,刚我还在开导他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。”陶夸山显得有些惊讶的说:“真有这事情,兄弟,你这是要逆天啊。”

    刘得铧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什么逆天不逆天的,其实就是做些小生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哥,你既然也是干水果的,我也需要人,要不你来我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给别人打工也不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胖子也说:“对,说道这里,我们真要说说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以前是什么关系,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也没有想过来找我们?”

    陶夸山摇了摇头说:“我以你们为荣,但并不代表我就想着要靠你们吃口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现在我婆娘凶悍了一点,但我有个很可爱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所生活的城市里,我有房有车,相比于很多人的生活,我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陶夸山第二次提到自己的老婆。

    倒是提醒了苏启他们几个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胖子开口说:“陶哥,刚刚你怒发冲冠过来说我们侮辱了你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们但是在聊着溙国那十分悲催的哥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那哥们不会就是你吧”

    刚开始还没往那方面去想,现在这么一说,胖子越觉得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几个人也同样疑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陶夸山那个尴尬啊,恨不得找个地缝里钻进去就好。

    无语的说:“妈的,你们知道的,我就喜欢喝酒,每次一喝酒,我不把自己喝的晕晕乎乎的绝对不罢休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就感觉自己没喝酒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那个人确实就是我,可也是我在喝酒喝多了的情况下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喝的晕晕乎乎的,谁他妈分的清楚啊,看着兄部那么大,结果裤子一拉,想死的心都有!”8